舞月落香不服:“你想得美,要传送,也要传送到扶桑的北海道!”
 
    “不管了,反正都是死,我要试一下。就算是地狱,我也去走它一遭!”陈轩豪气凛然,决断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要进光圈?”舞月落香皱眉道。
 
    “没错,我要进去,梵儿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跟着你。”楚梦梵坚定的说。
 
    “那好,不管是生是死,我们都在一起。”陈轩深情的抱住楚梦梵,俯下头再次亲吻她的红唇。
 
  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 
    “光芒暗淡了,好像就要消失。”舞月落香看到景象的变化,大叫道。
 
    陈轩闻言,嘴巴放开楚梦梵嫩柔的唇,看到光圈果真慢慢淡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好了,后会无期,落香小姐。”陈轩拉紧楚梦梵的手,走向光圈。
 
    “等一下!”
 
    舞月落香着急的叫了声,鼓起勇气,轻声哀求,“你可以……带上我吗?”
 
    “我什么要带上一个时刻想杀我,还把我害这么惨的女人?”陈轩冷冷道。
 
    “我我,我……”舞月落香情急之下,想不出任何理由,无话可说。
 
    她眼中的泪水泛滥而出,加上她头发乱蓬蓬,凌乱披散,满身泥灰,大腿渗着一滩血,坐在地上无法移动,其状甚是凄凉。
 
    楚梦梵见这绝美而强硬的女孩,落到这个下场,同为女孩的她,心中一软。
 
    她对陈轩说:“要不,也带上她吧?”
 
    “我……不想死得那么孤独……如果不带上我,请你杀了我吧。”舞月落香喃喃道出最后请求。
 
    作为扶桑王族公主,她不想在这密闭地底洞室中等死,陈轩与楚梦梵一旦离开,死前说话都人都没有,只剩下她一人,孤零零呆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瘆人坟墓,想想都无比恐怖,惊悚至极。
 
    “都是你自找的,怪不得任何人,我不想带你走,也不想杀你。”陈轩瞄了舞月落香一眼,冷酷的拒绝了她最后哀求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听了,一下子如泄气的皮球,身体萎顿,双目无神,呆呆望着水潭方向。
 
    她不再说话,只是趴在地上,嘤嘤哭泣,泪如雨下。
 
    褪去所有光环和执念的她,此刻与一个悲伤哭泣的普通柔弱少女,并无两样。
 
    陈轩心中暗笑,脸上故作严肃道:“不过呢,如果你发誓,有机会逃生的话,你永远不能再有伤害我以及我周围人的意图,还要回答我所有提问,绝不撒谎!那么,我可以带上你,让你也有一个机会。”
 
    他虽然恨舞月落香,但还要在她身上获得一些答案,以解开心中的疑团,譬如,那十几个国家联合研制的强化药情况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见陈轩改变想法,她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欣喜若狂,连声应道:“真的?好,我发誓,我以我的生命发誓!求你了,我不要一个人孤伶伶死在这里。”
 
    陈轩邪异的笑着,一手提起舞月落香的裤腰带,又把她像小鸡一样拎起,另一手紧紧握住楚梦梵的手。
 
    他眼中厉芒一闪,口中念念有词:“佛祖上帝阿拉各路上神,我第一次求你们保佑,给点面子吧,冲啊!”
 
    陈轩大跨几步,高高跃起,飞身末入七彩棱镜光圈。
 
    一入光圈,顿感头晕目眩,什么都看不见,就觉得一股巨大撕扯力把自己席卷,无法控制自己身体,甚至连自己的手指都不听使唤,两个女孩,即刻就要脱离自己,抓不住。
 
    一咬牙,内劲全力爆出,以自己为中心,形成封空阵!
 
    让两个女孩即使脱离自己手指掌控,她们身体也能被牵引在封阵中。
 
    陈轩刚才顺从那股撕扯力还好,现在一使用封空阵,跟不可抗拒力量进行强行对抗,那股撕扯力,立马肆虐狂暴起来,猛地钻入陈轩身体。
 
    陈轩陡然觉得像有万千只蚂蚁,在啃食吞噬着自己的骨头和血肉,又像是地狱火炙烤着自己的身体。
 
    从未有过的剧烈痛楚,让人窒息昏厥,彷如神形即将被击散,生不如死。
 
    他只能紧守眉间一丝清明,拼尽身上所有力量,抵抗这撕身裂体般的煎熬。
 
    他永不言弃,拥有无与伦比的坚韧精神和顽强意志。
 
    但是他,还是承受不住,失去了知觉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挟着咸湿味的温热海风,轻柔的吹拂舞月落香的娇美玉脸,一阵浪潮涌来,冰冷海水,浇醒了她。
 
    趴在沙滩上的舞月落香,幽幽睁开美眸。
 
    意识也如同潮水般涌入脑海,她的第一个意识是,自己全身湿透了,黏黏的,口中满是浓浓咸苦味,随后,又感觉到自己身体被重物压住,非常难受。
 
    她回头一看,见是陈轩的身体,压在自己身上,难道他,又要强来禽兽之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