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眼神清亮,没有任何**之色。
 
    原来刚才楚梦梵有了反应后,就情不自禁的开始“互动”,芊芊玉手伸进了陈轩裤子内。
 
    而对于楚梦梵的“冲动”,陈轩这次一反常态,没有主动应战。
 
    因为陈轩还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,他不能把有限的氧气和时间,用在跟楚梦梵**欢快上,他要利用最后的宝贵时间,为她,也为自己,尽力找寻一线生机。
 
    楚梦梵粉脸通红,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,没马上回话,只是一味羞赧的埋着头,她没敢看陈轩的眼睛,心头异样阵阵泛起。
 
    她以为陈轩这话是在**,又羞又奇。
 
    陈轩握住楚梦梵的手,俯身亲了她的额头,柔声道:“小梵,等一下,让我先找找出路。”
 
    闻言,楚梦梵心中一动,抬头触碰到陈轩的眼神,马上就会意。
 
    他还没有放弃呢,他还想寻觅生存的希望。
 
    虽知这希望是零,可她不想拂逆陈轩。
 
    她美眸中满含鼓励的微笑,乖巧的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 
    “出路?你们还有出路?笑话,我在这岩洞呆了一星期,要是这里还有出路,我早叫他们也安上炸药了。”
 
    被陈轩丢在一旁的舞月落香,突然开口嘲笑和挖苦,“我劝你趁着还有一口气,先跟这大美女搞上一场吧,不然没机会了。这不也正符合你这色魔的下场吗?”
 
    “啊,她,她怎么也在?”
 
    楚梦梵没注意到陈轩把舞月落香也拎进来,惊叫起来,娇羞道,“刚才,刚才都被她看到了。”
 
    “呸!我才不稀罕看你们这对狗男女肮脏乱搞,我只是觉得可笑,咯咯……”
 
    楚梦梵俏脸一寒,眉目凝霜,走过去对舞月落香说:“可笑是吧?”
 
    然后一脚踢在舞月落香的大腿伤口上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疼……疼死了……”剧烈的疼痛让舞月落香直咧嘴,伤口又流出血来,她抱住自己受伤的大腿,不再说话,只顾低声哀唤。
 
    一个人的身体,是何等脆弱。
 
    恍然间,舞月落香回想自己这一辈子的短暂历程。
 
    妙龄年华,就这样湮灭。
 
    在北海道遍野薰衣草的乡下,有她年老的银发奶奶,奶奶还在盼着她回去探望,奶奶经常慈祥的叮嘱她,让她该找个男人嫁了,不要在外面乱跑,奶奶说那才是扶桑女人的归宿。
 
    自己为了杀陈轩这样一个执念,付出了这么多,现在连命都搭上,真值得吗?
 
    面对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,随着陈轩即将死亡,她积累的复仇心结,悄然消解,往事一幕幕浮现脑海。
 
    同陈轩的怨仇,已不再重要,而且她发现,就算大仇得报,这可恶男人就要死掉,自己仍旧开心不起来。
 
    那自己为何又要不惜一切代价,苦苦纠缠呢?
 
    舞月落香开始有些自怨自艾,眼神凄楚悲伤,想到奶奶的叮咛和唠叨,自己再也听不到,而奶奶盼不到她的探望,再也没有她的消息,该是多么的伤心和孤独。
 
    她想到这里,眼泪簌簌滴落。
 
    (本章完)【本章节首发.爱.有.声.小说网,请记住网址(.au)】
 
正文 第231章 濒死之悟
 
    楚梦梵心地善良,看舞月落香凄楚哭泣,还以为是自己踢太重,有些于心不忍。
 
    她叹了一口气,拿出一条绷带,给舞月落香绑扎止血。
 
    “反正都要死了,还绑它做什么?”舞月落香嘴上虽这样说,可楚梦梵的善意举动,让她很意外。
 
    “就是因为都要死,就让你死前,也好受一些吧。”楚梦梵淡淡道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舞月落香听到楚梦梵富有人情味的言语,心中没由来的一暖,说道:“谢谢,你,还是处吧?这个色魔居然没有把你弄床上折磨?这倒奇怪了。”